如果说有哪一篇报道信息量很大,小编想说,这篇总共只有几百字的报道,就是这样一篇亮点密集的报道。 不出意外JRS直播,光是“职业蓝队”就足以引起关注。 仔细翻看以往的报道,这支“专业蓝军”的战绩令人印象深刻:在2014年的7次“跨越”系列演习中,这支部队取得了6胜1负的战绩。在去年的“跨越”演习中,这支蓝军十连胜。

这支被多次报道却又有些神秘的“职业蓝队”究竟有何来历?

33次演习仅损失2次

在此前的报道中,这支“蓝军”部队一般被称为“某机械化步兵旅”,隶属于原北京军区。 在公开的视频中,该部队的臂章上有“195U”字样。 有外媒据此猜测,这支“蓝军”部队实际上是第65集团军第195机械化步兵旅。 据解放军报报道,该部队成立于2011年11月26日,由原北京军区某装甲师改编而成。

经过整编,2012年该部队从原冀东金塘地区基地迁至朱日和训练基地。 2013年底,该部队从集团军划归军区司令部,划归朱日和训练基地管理。 2014年元旦刚过,中央军委总部就下达命令,按照蓝军编制制度对这支部队进行重组。 正是在这一年,“蓝军”旅一战成名。 当年的“跨越-2014”演习中,它与当时从7个军区选拔出来的7个陆军合成旅打响了“车轮战”。 最终,只有第16集团军某机步旅在与这支“蓝军”的对抗中取得了胜利。 截至2015年9月,该部队已与七大军区原联合师(旅)、海军陆战队旅进行实兵对抗演习33次,取得31胜2负的战绩。 在媒体报道中,这支“蓝军”队伍得到了一个绰号——“油石”。

专业“假想敌”部队

这支“蓝军”的装备并不是全军中最先进的。 从今年6月27日中国军网发布的视频中,我们可以看到其装备水平——除了比较显眼的96式主战坦克、武直10、以及PLZ-07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之外,构成“蓝军”部队地面装备主体仍是59式主战坦克和63式装甲运兵车。

那么这股力量有什么特点呢? 简而言之,这是一支经过专门训练的“假想敌”部队。 从公开的图片来看,这支“蓝军”部队的着装与其他部队明显不同:他们没有穿着标准化的普通林地迷彩,而是专门配备了蓝色迷彩服,臂章上也有图案的官兵们。 有一个狼头。 该部队官兵曾向《人民日报》记者表示,狼很狡猾,非常讲究团队合作。 它体现了一种依靠整体力量而不是单打独斗的战术思想。

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也报道称,朱日和的专业“蓝军”“公开证据似乎表明,这支部队有时会使用与美国旅级战斗队类似的概念”。 有想象力丰富的网友直接表示,这支“蓝军”部队模拟了美军的“斯赛克旅”。 《人民日报》去年曾报道,这支“蓝军”的各级指挥员和指挥机关必须掌握外军的战术思维。 班长和骨干必须具备一定的外军知识,部分士兵还必须练习一些部分。 外国军队的个人行动。

事实上,从组建之初,这支“蓝军”部队就主动将自己视为“假想敌”。 据解放军报报道,该部队成立初期,“组织精干人员到总参谋部有关部门、国防大学、军事科学院、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,研究并收集信息。” 从基层抽调具有良好军事素质的干部,组成蓝军调研组,夜以继日地开展调研。 同时,该旅还动员基层官兵在全旅开展模拟蓝军研训演示。 他们成立了从旅长、政委到基层官兵的8个重点攻关组。 每个级别都有自己的任务,每个人都有分工。 他们还建立了蓝军研究数据库和蓝军图书馆,供官兵借阅和学习。 2012年,该部队建立了全军唯一的蓝军科研训练中心。 2013年初春,这支部队确定了建设一支“红蓝结合、形神兼备、攻守兼备”、“知敌、形似”的模拟“蓝军”部队的目标。战胜敌人、战胜敌人、超越敌人。” 在日常训练中,这支“蓝军”采取“以技练练红军,以战术练练蓝军”的方式。 据介绍,为了保证训练质量,他们将部分战术训练内容搬入演练中,边演边练。

总之,这支蓝军的特点就是“有对手的外表,有强敌的影子,有我军的骨头”。

新战术的运用可谓棘手

从历次“跨越”演习的战术运用来看,这支装备并不雄厚的“蓝军”之所以取得非凡战果,就在于充分利用了电磁、信息化战场条件,拥有绝对的空中和地面能力。 它火力优越,战术狡猾,甚至可以说是凶猛。

据介绍,“蓝军”电子信息化程度明显高于我军普通部队。 从防空导弹射手到营连级指挥员,他们的手腕上都带有传输战术信息的终端,无人机侦察、电子侦察能力也非常强大。 有报道称,2014年,部分参加演习的“红军”部队还没到达“战场”,卫星导航就被“蓝军”干扰,彻底失去作用。

在随后的行动中,“蓝军”对“红军”的空中和地面火力打击几乎无处不在,甚至是势不可挡。 有报道称,参加演习的某旅在乘坐火车向目标地点集结时,开始遭遇“敌”袭击。 当他们到达目的地附近时,因为火车站被炸了,他们不得不搭建一个临时平台来将坦克赶离火车。 还没等部队全部下车,对方的空袭就毫无征兆地袭来,并伴随着化学武器袭击,部队立即伤亡惨重。 部队行进到陌生的地区,在复杂的地形中艰难行进,还不时遭到空袭和化学武器的袭击。 损失近20%的部队终于到达了战场,但他们面临着通信不畅、导航不畅的复杂电磁环境。 那么部队必须毫不犹豫地向守候的“蓝军”发起攻击,但手头只有少量的空炮火力支援,而从“敌”发现“红军”部队的时间到召唤的空袭和炮击的时间以分钟为单位。 ……据统计,在为期两年的“飞跃”演习中,大部分参演的“红军”部队在与“蓝军”对峙前已经损失了30%至50%的兵力,部分“红军”还损失了30%至50%的兵力。 “陆军”部队在演习后失去了力量。 后来,员工数量甚至减少了70%。

说到猫腻战术,我们不妨直接引用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——

在“飞跃·2015-朱日和”首次演习中,南京军区某装甲旅充当“红军”,作风顽强,战斗力强。 战斗从一开始就陷入胶着状态。

按照指导部的规定,第一轮必须击败30%的“红军”才算获胜。 战争形势不容乐观。 这时,“蓝军”旅旅长有些着急了。 他通过电台给该旅副参谋长和反甲猎杀队队长打电话,不断问道:“反甲猎杀队能发挥作用吗?可以吗?” 在混乱的战场上找不到目标吗?”反装甲狩猎队随后采取了“红军”无法预料的行动:孤军深入“红军”内部,攻击装甲目标。这一拼命的努力,导致“红军”的战斗力指数降低了50%,远远超过了指挥控制部门设定的目标……

最后我要提的是现任这支蓝军旅旅长满广志上校。 用网友的话说,他绝对符合“伟人”的标准。 蓝军司令员,军事科学院硕士毕业,1998年入党,第一份职务是在军事科学院对外军事部。 他对外国军事事务有着深入的了解。 后来,他被调到原北京军区某装甲团。 2001年起任我军第一信息化部队司令员。 先后担任三类信息化部队司令员。 他撰写的《信息化指挥信息系统大纲》成为第一部信息化部队训练规定。 2015年2月,调任专业蓝军旅旅长。 当年他在“跨越”演习中创造了十战十胜的纪录。